欢迎您访问HERS女性网

16岁那年被姐夫迷乱中占有

2017-2-12 编辑:admin 来源:HERS女性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 玉莲,一个俊秀的女子,一个瞳眸隐隐含忧的女子。相对而坐,局促鼓红了双颊,玉莲如四月樱花:“我只想把尘封已久的回忆之门打开,我真的很需要一个人静静地,静静地听我说。”淡淡的茉莉茶香中,玉莲的故事氤氲而出。   倾诉人:玉莲 (化名),女,32岁,会计...

  玉莲,一个俊秀的女子,一个瞳眸隐隐含忧的女子。相对而坐,局促鼓红了双颊,玉莲如四月樱花:“我只想把尘封已久的回忆之门打开,我真的很需要一个人静静地,静静地听我说。”淡淡的茉莉茶香中,玉莲的故事氤氲而出。

  倾诉人:玉莲 (化名),女,32岁,会计

  迷乱,铸成永远的错

  16岁那年的一天,寒突然抓紧我的手:“玉莲,玉莲……你像极了丁香。那次不经意地撞见,你飘香的长发、白皙的皮肤、窈窕的身材总在我的眼前飘啊飘……一年了,我努力过。我无法忘怀。玉莲,明知不可以,我却爱上了你……”

  仿若一个不小心打碎了水罐、水溅了一身的小孩,有一点儿糊涂,有一点迷乱,有一点手足无措,身不由己……像梦魇,腾云驾雾,大脑里一片空白。(女人私房话 www.sifanghua.com)

  寒走了。我的眼泪就像漏水的笼头,顺着眼角流向耳边。我的手指一次一次去划那些泪,却怎么也不停。哦,我一向敬畏的姐夫,有着体面工作的姐夫占有了我!

  想起那个惹祸的时刻:一年前,乡村,天色已暗。月亮才爬上来。黄黄的,柔柔的,缎子般。我在小院里沐浴。农村,在小院里沐浴早已是习惯,可不知为什么,心却有丝丝的慌乱。

  匆匆穿上衣服,梳理湿湿的长发。抬头看见寒。

  “姐夫!”我礼貌地招呼。寒是我大姐丁香的丈夫。丁香大我七八岁,早已成家,并有一个可爱的女儿。寒对我爸妈特孝顺,他们夫妻对这个家付出的很多,爸妈也很偏爱他们。我是他们疼爱的小妹。

  寒有些窘。可青春年少的我未曾多想,飘进了房间……

  玉莲,一个俊秀的女子,一个瞳眸隐隐含忧的女子。我据理力争时,她甚至会责骂阿彬无能……日子一天天过,阿彬依然会打骂我。离得好远,安然洁白到可以去做广告的牙齿,大大的藏着笑的眼睛让我的心情舒缓了许多。

  伤害,撕裂了我的心

  那件事情之后我总是低着头,但凡有眼睛看过来,就会猜疑那人洞察了我的秘密。对寒,我更是退避三舍。好在,寒再没纠缠。

  每夜,恐惧和绝望都会从黑暗里伸出手来,紧紧扼住我的咽喉。我越来越明白自己的特别,越来越憎恨自己的特别。是的,我不再冰清玉洁了。

  高中。大学。恋爱。只是牵手。我本能地拒绝和男友身体的接触。内心的障碍无法逾越。毕业后,自然各奔东西。(女人私房话 www.sifanghua.com)

  那时最怕见丁香。每每看着丁香笑颜如花,幸福无比,我的心会痛,痛到窒息。可我不能说,什么都不能说。丁香事业有成,孩子乖巧,自认为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,我怎能破坏那幸福美满呢?

文章出自:HERS女性网www.herschina.cn,尊重版权是美德,转载请保留原地址,感谢合作!

下一篇:没有了!
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友情链接 | 版权声明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
HERS女性网 - 关注女性生活做最专注的女人网 - 惟翔资讯
HERS女性网 关注女性生活做最专注的女人网 服务QQ:790646582 e-mail:zk8312@163.com
Copyright @ HERS女性网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| 吉ICP备14005127号-2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