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HERS女性网

新婚夜老婆向前妻请教房事

2018-2-7 编辑:admin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口述/建平    整理/夏莫 晴雯离开的那天晚上,月光皎洁,风有些凉。她抹去脸上的泪痕,提起笨重的行李箱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我的世界,仿佛就像她曾经用过的衣柜,空荡荡的。 那一年,二十四岁,年轻气盛的我们,为了我们曾狂热过的爱情而...

口述/建平    整理/夏莫

晴雯离开的那天晚上,月光皎洁,风有些凉。她抹去脸上的泪痕,提起笨重的行李箱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我的世界,仿佛就像她曾经用过的衣柜,空荡荡的。

那一年,二十四岁,年轻气盛的我们,为了我们曾狂热过的爱情而结婚,又为了实现彼此的生活而离婚。现实与爱情,原来是两码事。婚后,她说,她要的男人,不仅仅是个会下厨,会哄她的男人,她需要的是一个肩膀有力,能给予她衣食无忧的男人。

于是,我们将彼此伤得千疮百孔后,选择了离婚。和晴雯短短一年的婚姻,刻骨铭心。她走后两年,我都没有勇气去接受一段新的感情。我和晴雯的那些回忆,像一个恶魔,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我,那些伤疤曾痛到骨子里,再也无法接受第二次折腾。忘不了,又或者不甘心,我和晴雯依旧保持着联系,彼此述说着各自的生活。我依旧默默无闻地关心着她,也悄无声息地恨着她。这种感觉,让我生不如死。

直到,遇到青梅,我的世界才发生了转变。她爱笑,大方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早早就出来打工,是我们厂里的老员工了。我从她身上看到了阳光,看到了力量,感受到了温暖,这些东西莫名地吸引着我靠近她。后来,我和青梅成了好朋友。

她说,她初中还没毕业,就到了我们厂里,这么多年了,没有去过别的地方,也没有交过男朋友,表面上乐观嘻嘻哈哈,成天无忧无虑,内心却是空虚的。在接下来的两年工作中,她也渐渐了解了一些我的过去。去年,我和她表白成功。她比晴雯简单得很多,只是想要找一个对她好的男人结婚。我心里的阴影,随着时间,慢慢消失了。

我没有想到,和青梅在一起不到半年,晴雯某天突然哭哭啼啼地打来电话,她问我,我们是不是真的回不去了?如果我愿意回来,你会放弃一切跟我重新来过吗?我犹豫了,她在电话那边,又笑了几声,说没事,我就是觉得有些悲伤,不打扰你了,有些晚了,你早点睡吧。

和青梅在一起的日子,已经渐渐让我忘记了曾经有过的那些伤痛,我不是忘记了她,只是我不想再回到那样的痛苦中,再重来一次。我害怕受伤,害怕再去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,尽管我是个男人。大约是在一个月之后,我再次接到晴雯的电话,她已有了新的男朋友,条件还不错,对她也好,两人准备闪婚。我也正式公布自己有女朋友,她愣了一下,说了几句祝福语,之后便匆忙挂了电话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
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友情链接 | 版权声明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
HERS女性网 - 关注女性生活做最专注的女人网 - 惟翔资讯
HERS女性网 关注女性生活做最专注的女人网 服务QQ:790646582 e-mail:zk8312@163.com
Copyright @ HERS女性网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| 吉ICP备14005127号-2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